第四百九十一章 说好的昨变了呢

作品:《司礼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万卷书小说网wanjuanshu.cc】,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魏公公这是要正式招兵了。

    如同衣锦还乡的入城式,这招兵的开启仪式同样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各式长幡围绕高台,黑衣高帽大汉按刀环顾,雄俊战马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热闹之余亦有那么一丝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一众正定兵也是出工出力,昂首挺胸,替魏公公把场子撑的足足。

    魏公公本人却不在高台上,而是坐在台下一锦凳之上,手里端着茶碗。

    每饮一口茶,双目都会射出一道精光,囧囧有神,堪谓鹰视狼顾。

    目中,就差来个双瞳了。

    漫漫人生路,今朝始开场。

    良臣意气风发,放下茶碗,大手那么一挥,铛铛响的铜锣声就敲了起来。

    尔后,大手又那么一抓,锣鼓声陡然而歇。

    颇是有气势。

    百姓爱看热闹,不大会,这东门外就叫堵得个水泄不通。不少急于进出城办事的百姓急得直跺脚,在后头直吵嚷前面的人怎么回事,好好的堵着城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都来看,都来看,提督海事太监魏公公招兵了!”

    “人生成长路,兵营天地宽!”

    “壮乡壮士有壮举,光荣光彩去当兵!”

    “朝廷心腹,内廷股肱魏公公要在咱肃宁招募勇士,大家踊跃报名。 

    “不到长城非好汉,不来当兵留遗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从前做惯了响马盗,又识得几个大字的飞虎兵,连同客栈里赶鸭子上架的伙计们,统一身着大红喜庆服,在高台上你喊一句,我叫一声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唔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魏公公在台下见围观的百姓多如潮水,台上的又很卖力,很是高兴,扭头对小田吩咐了声:“回头看赏!”

    “哈依!”

    小田不迭应声,就着桌子上的赏罚薄刷刷记了下来,却是四个圈圈。他,不会写汉字。

    得亏魏公公沉浸于招兵的喜悦中,没来扫他这赏罚薄一眼,要不然眼疼。

    开局一张嘴,后面全靠编。

    良臣感慨的望着父老乡亲,想象着父老乡亲们踊跃报名随他魏公公南征北战的场景。

    即刻起,他魏良臣也算是带队伍的人了。

    得意之下,哼起了小曲。

    “想当初,老子的队伍才开张,总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,遇皇军追的我晕头转向,多亏了阿庆嫂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这是弄啥子咧?

    招兵?!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听了台上叫喊,当即就炸开了,纷纷讨论着这稀罕事。

    须知肃宁县可是有百年光景没出过招兵的事了,最近的一次还是早年间正德爷打小王子那会,邻近的卫所在县里抽了批夫子往边关运粮。

    打这之后,肃宁人着实是跟这当兵吃粮断了关系。也正因为此,到京师当老公才成了肃宁年轻人的头号选择。没法子,这地真是穷啊。

    “那红布布上写的啥咧?”有不识字的指着那高台上的长红问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有识字的读给他听,“天子亲军,国之栋梁咧。”

    “啥?招的是天子亲军?”

    人群又是一阵喧哗,乖乖的个东,皇帝都来咱肃宁招亲兵了?

    “提督太监魏?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高台前面有长幡,顿时想到了前一阵敲锣打鼓进城的那位“二呆子”公公。

    “是二呆子公公。压指熳诱星拙郑 

    “什么二呆子公公,人家是提督太监魏,魏公公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嘴把门些,不知道西城谭老二的事?”

    “谭老二昨的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人头攒动,喧哗声如潮水一般,良臣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这么大声势,这半天怕就能有几百号人报名。

    他算过了,这回兵招的不能多,因为要是招的太多,他养不起。

    一千人,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除了不认字这个最基本要求,对士兵的身体要求肯定也有一些。

    先报名再初审,审完再审,优中选优。

    初了报名这一关良臣不参与,下面几关他都要亲自把着的。

    创业团队,魏公公纵然做不到人人都面试,至少也得试一半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颜良一干人也快到了,良臣便抬头朝城门看去。

    地监合作嘛,他魏公公自己搭的台,自己请的人,自己搞的宣传,县里都不用做什么事,完全是便宜他们了。

    等海事大计开张,子弟兵们天天往家乡寄钱寄物,肃宁县的经济那就是立马腾飞,gdp不翻个几倍都对不住他魏公公亲自为家乡挣取来的扶贫项目。

    人手一把铳,后面全靠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颜良早就来了,不过因为围观百姓太多,他这县尊一时半会都挤不过来。

    路上,王主薄对他说了魏老二招兵只要不识字的,当时可把颜良一阵好笑。

    “去年府尊说这魏老二是神童,什么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富则国富,听的本县是佩服无比,只当有眼无珠,治下出了这么个神童都不知。再后来府尊亲点了他做案首,消息传来时,你可知本县心中其实五味杂陈么…现在看来…”

    颜良摇了摇头,后面话没再往下说,不过王主薄却听的明明白白,因为他心中想的和县尊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那魏老二,看来也是个花架子,不是个真有本事的。

    不然,怎的就这般招兵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招什么人,县里都从他。按他说的,六房都下乡帮他吆喝。”颜良看不上魏老二不假,但却是不敢不按他的意思办。

    二人说着就到了城门处,看到城外搭起的高台,还有那敲锣打鼓声,不由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县尊,魏老二…魏公公招的是天子亲军?”王主薄直直的看着那高台上的长红,总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的不对劲是有道理的,因为天子亲军可是锦衣卫。

    “什么天子亲军?”

    颜良愣了下,顺着王主薄的手势看去,那长红上写的可不是天子亲军四个大大的字么。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颜良吃了一惊,面色变的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“县尊,魏公公这么做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王主薄没敢说出“犯禁”二字,他早打听明白了,随魏老二回来的那些骑马汉子并非锦衣卫的人,而是其私下招募的打手凶棍。

    所以,魏老二跟锦衣卫完全没有关系。可现在,他却公然打出锦衣卫的旗号招兵,这无论如何都是大逆不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却不敢将这点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颜良闷哼一声,魏老二也忒是胆大了——天子亲军那是锦衣卫,是你一太监随便招的!

    打太祖爷起,锦衣卫那就是世袭的。平常人想当锦衣卫,那都得靠战场上卖命才有机会得授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说锦衣卫就不从平民百姓中招募了。

    有,不是没有,但也仅限艺高人胆大那种。

    不是这种搭个台子跟唱戏般扯嗓子招人的。

    “走,快回去!”

    颜良反应很快,见魏老二不知躲在哪角落,很快就转过身领着一众随员悄无声息的溜走了。

    魏老二犯浑,他颜良可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纵他魏老二背后有人,府尊卖他面子,他颜良也断然不敢掺和这种犯禁的事。

    王主薄也是见机快,一见县尊跑,立时明白颜良这是不想惹祸,二话不说也是掉头就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昨回事,县里人呢?”

    良臣等了又等,却不见颜良过来帮他上台说几句,顿时不快起来,让小田派人去催。

    这些万恶的封建官僚,办事效率就是差,一点也不及后世。

    似这种一次性解决上千劳动力就业,且商机无限,有可能带动全县人民发家致富的大项目,你颜良可是祖上积了八辈子德才碰上。

   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

    小田见天使公公脸色难看,赶紧安排人手去催,可不大一会,带队维持秩序的周安却来报,说是县里托人来递话,说知县身体突然不适,不能前来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巧的!”

    良臣气不打一处来,恨不得现在就飞奔衙门将颜良揪出来,让他摸着良心说哪疼。

    可是时不待我,百姓们的胃口和热情都被吊得老高,再耽搁下去,百姓们的热情就会消退。

    看热闹也好,真想钻营个门路也好,总是三分钟的热度。

    “不来就不来,咱家自个招这兵。”良臣闷声挥了挥手,示意周安他们开始报名。

    又见父老乡亲实在太多,报名的桌子就两张,又吩咐一句,“多摆几张桌子,免得报名的人太多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放心,卑职这就去办!”

    周安不迭应了,亲自带人去周边的百姓家借桌椅。这又耽搁了一柱香时间,等全部办妥,铜锣一敲,台上有人就喊愿意当兵的现在就报名。

    “凡是报名的,不管选不选上,都给一个铜子!”

    “一旦选上,不仅按月发饷,还给衣食费,开拨费,家里也有安家钱拿!…大家莫要再看了,赶紧报名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半柱香、一柱香、半个时辰、一个时辰…

    魏公公的脸色从最初的欢喜慢慢变成了一脸错愕,继而是谁欠了他钱,最后是他娘的mmp。

    天黑的时候,围观的百姓只剩下寥寥几十人。

    十来张报名桌孤零零的摆在那。

    半天,没一人登记。

    事情,完全不在良臣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说好的乡亲们亲近老公的呢?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两章并一章,今日八千字完成。

    手机阅读【m.wanjuanshu.cc】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